我们活过的刹那,前后都是暗夜
微博@琢石刀玉

请求

新界面用着确实难受。

8 Mile(人间蒸发):

上次手机给我自动更新看到这个界面真的是恶心到了


用户体验极差


空桑:



请求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...

高三这一年的诗,集。

[GGAD]安魂曲 Requiem Aeternam

*短,一千字,bug与ooc,人物属于罗琳


“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”

他坐在一个破旧的垫子上,背靠着墙壁,面朝着唯一的小窗。屋子由里向外透着黎明前的霁青色,一直伴随着生生不息的海浪冲刷高塔墙根的音律。

“我每天都在涨潮的时候醒来,我这样见证了窗口的铁栏杆从光亮到锈蚀,最后彻底断掉。几十年以来,魔法已经离开我的身躯,但是我能感觉到它从未远去。那时起这里不是我被囚禁的地方,这里是我囚禁我自己的地方。”

他闭上双眼,转瞬又睁开。他的声音安静、虚弱而残破,呼吸却像浅眠一样平稳。

羽毛笔停止了不和谐的沙沙作响。出于些许难以名状的愧疚,我收起了所有用于记录的工具。我感到我要...

[GGAD]二月狂欢节


情人节贺文,带几乎所有官配一起玩。

伦敦,破釜酒吧。

“我们来这干嘛?”一片吵嚷声中传出大喊,附和着不少人交头接耳。

“突然在这里醒过来,就好像被召唤了一样,我说这挺有趣。”比尔韦斯莱站在柜台前面,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。芙蓉韦斯莱——原来的德拉库尔靠在他身上,抑制自己不去打一个哈欠或者别的什么。

空气中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巫师们一个一个在空荡荡的酒吧里显形,不大的屋子里瞬间挤满了人。穿着各色各式的袍子,甚至有的人还穿着居家的睡衣。

经历过大战的D.A几乎在落地的一瞬间本能的去拔魔杖,但是很快就发现他们没有武器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哈利波特问离自己比较近的比尔,后者看起来比他到得...

[GGAD]戏剧的艺术(五)完结

*无魔法AU,作者才疏学浅

Summary : 他们选了同一门课。

弃权声明:人物属于罗琳,ooc属于我。


《纽嘉蒙德》在学校舞台正式表演的时候,意外的来了许多人。据说有人把他们的照片发到了学校论坛,结果引起了围观。

阿不思对于这样的聚焦方式有些无所适从,盖勒特却不以为然,甚至还挺享受这些注意力。

“谁在乎呢?”他一把拉过阿不思,眨眼回应每一个认出他的人。阿不思几乎可以听到几声善意的笑,但是没有甩开那只手。

夏日的礼堂,阿不思穿着白色衬衫显得有些闷热。像多次排演的那样,他走上舞台,一片寂静里他不用太费力气就可以让自己的声音清晰且勇敢。

“格林德沃!”他说,以...

[GGAD]戏剧的艺术(四)

*无魔法AU,作者才疏学浅

Summary : 他们选了同一门课。

弃权声明:人物属于罗琳,ooc属于我


阿不思合上书,又把那个不知名读者的卡片小心翼翼地夹到第一页。他深吸一口气,然后吐出,仿佛已经看了一个世纪的书。可是上午的太阳还在头顶东南方的位置。


“早上好。”桌子对面传来一个声音,盖勒特把铅笔夹在两根手指中间,在阿不思面前晃了一下。


“早。”阿不思用几分诧异的眼神看着他,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
“刚刚。”盖勒特草草在讲义上划下一条横线,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愉快,“我来这儿写我的《纽蒙迦德》论文。”...


阿不思•邓布利多的遗物

荣誉、勋章,从霍格沃茨的学习生涯到最后在霍格沃茨的安息,他为学术界做出的无数贡献。


一代代优秀的学生,从他的指导下走向魔法界。


无数缅怀,一些谣言。


老屋书架旁散乱的纸张,许多收到和未发出就撕掉的旧信。


一张掉在壁炉下的照片,两个少年,美的让人心痛。


一份剪报,伟大的决斗。


一个摔碎的小玻璃瓶,碎片上沾染着记忆的闪光。


一张画像,好像他仍旧看着你,透过半月形的镜片。


一把宝剑,可以销毁最邪恶的魔法容器,可以给予勇气以力量。


一个熄灯器,可以把一个男孩带回朋友身边,可以免除迷失在路的痛苦。


一本故事书,一...

[GGAD]戏剧的艺术(三)

*无魔法AU,作者才疏学浅

Summary : 他们选了同一门课。

弃权声明:人物属于罗琳,ooc属于我。


“能否让我在黎明之前最后一次拥抱我的朋友?然后我将在路上与他战斗,在他曾被我杀死一次是身体旁祈祷。


冠冕,金光闪闪的圣杯,一切都在高山之巅变成了挽歌。我不会为我接下来的死亡感到悲伤。”


我不会为我接下来的死亡感到悲伤,盖勒特默念。如果是我,格林德沃,死亡的主人,我为什么预言自己的死亡?


也许有另一种死亡隐藏在格林德沃的身上,另一种死亡比他所能想象的后果更有威力,无论胜利还是失败。


“这是一场注定伟大的战争,其伟大远超它的荣耀之所及。...

[GGAD]戏剧的艺术(二)

*无魔法AU,作者才疏学浅

Summary : 他们选了同一门课。

弃权声明:人物属于罗琳,ooc属于我。


“多年以后,面对死咒的一道绿光和霍格沃茨塔楼凛冽的风,邓布利多将会回想起他认识格林德沃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”*


“我们在讨论剧本,而不是小说,盖勒特。”阿不思叹了口气,合上了手中的书,“而且这部小说写在舞台剧《纽蒙迦德》上演之后。”


“但他们是同一个作者写的,并且在剧情上作了补充。”盖勒特在草坪上伸直了右腿,一个飞盘从他耳畔飞过,他向扔飞盘的人比了一个中指。


“我会看的,但不是现在,我觉得舞台剧本身更重要一些

[GGAD]戏剧的艺术(一)

*无魔法AU,作者才疏学浅

Summary : 他们选了同一门课。

弃权声明:人物属于罗琳,ooc属于我。


“我不太适合这种决斗。”


阿不思想着,一秒前他突然出现在盖特勒面前,抽出魔杖指着对手“格林德沃!”……没错,很完美的决斗开场白,但是接下了他该做什么?是紧张的对峙还是充满仇恨的瞪视?


不管是什么,肯定不是这一秒钟无声无息的尴尬。


他们的目光交汇,气氛慢慢沉寂下来。剧本上是这么写的,但是肯定有哪里不对。他不太愿意去注视盖勒特的眼睛,但又不得不和他对视。


他挥动一下魔杖尖,一条咒刃——不管是真是假——嗖地一下飞向盖勒特。不管怎样,还是得我先...

1 / 2

© 刀玉 | Powered by LOFTER